正在消失的中国古文明:古河渠

编辑 锁定
《正在消失的中国古文明:古河渠》内容简介:这可能是一次伤感的巡阅,历史的标本在身边,我们同它一起老去。 正在消失的中国古文明系列以恢弘的视野,高度的文明自觉,用充满情趣的文字配以精美的图片,从古村落到古城、从古河渠到古桥、从古道到古关隘、从古民俗到古文明,带你在历史和民俗的画廊中诗意行走。一千多幅美图,权威考古专家的解读,展现了朝代更迭的频繁、帝王居所的繁华、百姓生存的智慧。历史因此而变得鲜活灵动。 历史的车轮不断涤陈推新,早已不再运输漕粮的运河已大半干涸淤塞,古老的津梁已让位于现代化的桥梁,古代的桥梁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已经风雨飘摇,再也不能承受起沉重的负荷,渡口处喧嚣的人群和舟子们嘹亮的号子已渐息平静远去,现代化的交通已经对这些古老的津梁、运河逐渐走进历史,人们已经对这些正在消失的和行将消失的古代运河、津梁漠然不见。桥上飞驰而去的驿马,渡口穿梭往来的渡船似流星般划过天空。悄然消逝的运河曾经静静流淌着,曾经承载历史,承载着南北水上交通的重任,承载着运往京城的一船船漕粮。这些古老的运河、津梁穿越历史,跨越时空,把古代交通中的水上世界展现给世人,它们与陆路交通、海上交通一起铸就了我们这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古老民族的流动不息的血脉。
书    名
正在消失的中国古文明:古河渠
类    型
人文社科
出版日期
2012年7月30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7515003707, 9787515003702
品    牌
北京时代华语图书
作    者
何力
出版社
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
页    数
216页
开    本
16
定    价
29.80

正在消失的中国古文明:古河渠内容简介

编辑
《正在消失的中国古文明:古河渠》编辑推荐:拯救消失文明国家工程,图文全纪录。
  1、这不是耸人听闻!也许你能看到,但你的子孙不一定能看到!
  这是比故宫更难保护的文明记录,惊心的数字还在变大:中国有129种语言,但其中至少一半以上的活力未被激发,而且还有二三十种语言处于濒危状态;长城已有近三分之二被腐蚀;几乎每天都有优秀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失传和消失;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古村落7年锐减两千个……古城、古村落、古桥、古道、古关隘、古河渠、古民俗,这些曾经辉煌灿烂的中华古文明,正在悄无声息地离我们远去……
  2、在风物中驻足的省思之旅,我们不能用含泪的目光与它们在凋谢之路上同行!
  这是一次伤感的文明巡阅,历史的标本就在我们身边,展现了我国朝代更迭的频繁、帝王居所的繁华、百姓生存的智慧,在现代化的咆哮中和城镇化的机器轰鸣声中,河道遭淤积、城墙被风蚀、祖屋遭强拆、古桥被泥掩.....在把五千年文明留于书案的同时,我们又该做何感想和担当!
  3、在画页上挽留的文明消失,1000余幅实拍美图,五千年文明全彩呈现,让历史不再黑白!
  全书1000多幅彩图,全景展现古老中国的古村、古城、古桥、古道古关、古民俗等风物人情。用一册书,把五千年文明搬回家,历史因此变得鲜活而灵动。
  4、经济实惠,物超所值,免费带您领略英雄凯歌的悲壮、帝王居所的繁华、百姓生活的智慧!
  不足两百元,搬回华夏根。这是中华民族的血脉,浓缩了华夏文明的精粹,既可给中小学生作为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也为资金不足旅游的俊男靓女免费导游,同时也是规划设计人员的决策高参。

正在消失的中国古文明:古河渠作者简介

编辑
何力,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中国古代史专 业毕业,在青海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室从事田野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文物出版社编审

正在消失的中国古文明:古河渠图书目录

编辑
第一章 早期的古渠与古运河
  
  第一节 江淮纽带古邗沟 002
  在春秋时期各个诸侯国开凿的运河中,吴国开凿的邗沟最为有名,在历史上有深远的影响。邗沟又名邗江、邗溟沟、渠水、中渎水,长约150千米,是我国也是世界上有确切穿凿纪年的第一条大型运河。
  第二节 楚河汉界古鸿沟 009
  鸿沟是继荷水之后,第二次沟通黄淮水系的人工运河。它将钱塘江、太湖、长江、淮水、黄河水道由水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对战国时期魏国乃至整个黄河流域的政治、军事、经济的发展起着不容忽视的作用。
  第三节 翻山越岭秦凿渠 015
  灵渠主要由分水工程、南渠、北渠三部分组成。分水工程呈“┘”形,似木工的曲尺,角尖对着海洋河的上游。南渠可分上下两段,上段自小天平向西北走向,到兴安县北,接始安水。北渠在湘江的北部,是指从大天平向右过北陡,直至汇入湘江的人工河段。
  第四节 千帆往还两都水——两汉时期的漕河 021
  漕渠的通航能力很高,它一直是西汉中后期东粮西运的主要渠道。西汉灭亡后,漕渠因年久失修而逐渐湮废。东汉最大的运河工程是对汴河的治理,治汴工程主要包括改造渠口和筑堤、浚渠等。
  第五节 凿渠河北连诸水 025
  东汉末年,曹操出于政治军事的需要,先后凿成白沟、平虏、泉州、新河、利漕等五条运河,把河北诸水连缀了起来。前四渠是出于军事需要,利漕渠则是出于政治需要。
  
  第二章 京杭运河传千古
  
  第一节 南北通途连五水 034
  隋朝的大运河,史称南北大运河。分为五段:永济渠、通济渠、山阳渎、江南河和广通渠。运河水面宽30~70米,长约2700多千米,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工程之一。它是古今中外最长的运河,为今天的京杭大运河奠定了基础。
  第二节 隋炀运河李唐利 041
  唐代的大运河主要是连接扬州与洛阳的通济渠以及山阳渎。它们把长江、淮河、黄河、渭河连在一起,东起扬州、西至长安,长达三四千里。大运河大大促进了沿线许多商业城市的繁荣。
  第三节 赵宋之世修渠忙 044
  赵宋运河体系中著名的是汴京四渠:汴河、广济河、金水河、惠民河。北宋的汴河基本上继承了隋唐时代的通济渠。广济河前身是唐朝开的湛渠,因河宽五丈左右,又称五丈河。金水河是北宋初年新凿的一条河道,惠民河是北宋时期仅次于汴河的重要河流。
  第四节 截弯取直定型来 049
  通惠河这一名称也是忽必烈给起的,含有漕运畅通的意思。郭守敬选定的引水路线因地制宜,极其科学地利用了水源和地形条件,解决了金代开挖闸河时所不能解决的沙多、水少、流急的难题。
  第五节 豪华寂寞总关情 053
  明成祖迁都北京后到明末的二百多年间,利用南北大运河,北运南粮,并设漕运总督主管,运河的航道与元代基本相同。清代疏浚山东省境内的大运河,注重江苏省境内大运河的安全通航,特别保护里运河的堤防。
  
  第三章 沿京杭运河前行
  
  第一节 通惠河 060
  元代通惠河的起点是大都城内的积水潭。明代永乐初年以后,通惠河的起点移到北京东便门外的大通桥。清代康熙年间曾经引大通桥漕船直达朝阳、东直等门,但后来仍以大通桥为漕运终点。
  第二节 北运河 071
  北运河从通州到天津,全长186千米。它流贯河北平原北部,至天津注入海河。干流通州至天津即京杭大运河的北段。古称白河、沾水和潞河。其上游为温榆河,源于军都山南麓,自西北而东南,至通县与通惠河相汇合后始称北运河。
  第三节 南运河 077
  南运河从天津向南,到山东临清,全长四百多千米。它流经河北平原的中部和南部,西倚太行山,东临渤海湾。
  第四节 鲁运河 088
  鲁运河又称山东运河,其河道从河北与山东两省交界处的临清,到山东与江苏两省交界处的台儿庄,全长四百八十三千米,因纵贯山东省境内,所以叫做鲁运河。
  第五节 中运河 098
  中运河,从山东省境内的台儿庄,向东南经过江苏省北部的沂沭丘陵平原区,在邳县(今邳州市)运河镇穿过陇海铁路,经过窑湾,沿骆马湖西岸东南行,到达皂河镇,进入徐淮黄泛平原区,然后沿废黄河向东抵达淮阴,全长一百八十六千米,是一条流贯于鲁中南低山丘陵南侧苏北平原上的人工河道。
  第六节 里运河 103
  大运河北起淮阴南到瓜洲的这一段又称为里运河,全长一百九十七千米。里运河是除江南运河之外,京杭运河中能长期保持航运通畅的河段,今天更是鲁南、苏北及淮南与上海、常州等地商品交流与交通运输的重要通道。
  第七节 江南运河 117
  江南运河,又称江南河,是中国京杭运河在长江以南的一段,是京杭运河运输最繁忙的航道。江南人民俗称江南运河为“官河”或“官塘”。
  
  第四章 消失的古代津梁
  
  第一节 无形的渡,有形的梁 146
  津梁最初的意义就在于沟通两岸交通,便于河流两岸都市的交流,桥梁和渡口是两岸联系不可或缺的纽带。古渡口和桥梁除了具有军事意义外,还是社交聚集的场所。有的还建有仓储设施,筑仓聚粮,供漕运和转运粮食之用。
  第二节 津渡浮梁连江河 157
  黄河是北方地区最为重要的河流,因而黄河渡口见于文献上的也就比较多,其中以黄河第一津孟津古渡为代表。长江地区由于开发比较晚,见于文献的津渡比较少。但随着南方地区的开发,长江上的渡口也越来越多。如著名渡口有扬子津渡。
  第三节 丝绸之路古渡多 169
  河州段黄河上有两个著名的渡口:上渡是临津关渡,下渡是凤林关渡口。兰州附近著名的古渡口有两个:一个是金城渡口,另一个是金城津。在南方丝路交通历史上,最为著名的是拉鲊渡、龙街渡和大渡口(今攀枝花市)。
  第四节 彩练飞舞古桥梁 178
  中国古代的桥梁千姿百态,总的说来有拱桥、梁桥、浮桥和索桥等四大类型。“秦梁汉柱”古梁桥,如渭水三桥、闽中桥梁等。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石拱桥,如赵州桥、卢沟桥等。更有让人心旌摇荡的索桥,以及遮风避雨的风雨桥。
  第五节 造舟为梁古浮桥 204
  浮桥结合了桥梁和舟渡的特点,采用联舟、系索、锚碇的修建方法,其长度可长可短,因此浮桥多集中在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等水面宽深、水流量大,在古代技术解决不了或若造桥既费财力又效益不高的地方。
  第六节 渡梁趣话 216
  人类最原始的渡水工具有葫芦、皮囊和筏,这些原始渡具至今仍在一些少数民族中使用,可是它们都还不适应人类频繁往来的需要。独木舟一直是先秦水上工具的主流。两汉时期木板船的迅速发展取代了独木舟的发展势头,此外还有皮筏子等。

正在消失的中国古文明:古河渠文摘

编辑
第一章 早期的古渠与古运河
  
  虽然隋代开凿南北大运河在中国运河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但隋炀帝却绝不是最早开凿运河的。我国的运河有着悠久的历史,在隋炀帝之前,中华大地上就已经开凿了许多漕渠运河。据文献记载,早在商朝末年,一条规模可观的运河——泰伯渎就已经出现在东方大地上。传说周太王的长子泰伯为了将王位继承权让给弟弟季历,于是离开中原,来到太湖流域,创立了吴国。为了造福当地人民,泰伯主持开凿了一条运河,后人称之为泰伯渎。
  先秦时期留下名字的古渠和运河并不多了,著名的有邗沟、鸿沟、荷水、胥溪;秦汉时期著名的有灵渠、漕渠、阳渠、漕直渠、荥阳漕渠、狼汤渠、汴渠;魏晋南北朝时期有白沟、平虏渠、贾侯渠、邓艾渠、淮阳渠、百尺渠和新渠、富寿、游陂三渠等。隋以前开凿的古渠中以邗沟和灵渠的影响最为深远,至今仍发挥着作用。就让我们首先从这些早期的运河开始讲起吧。
  
  第一节 江淮纽带古邗沟
  
  春秋时期,战乱频繁,为发展交通、运兵运粮,各个诸侯国纷纷开凿运河,于是迎来了运河开凿史上第一个黄金时代。位于长江中游的楚国,在庄王时期(公元前613~前590年),在宰相孙叔敖的主持下,最早开挖了两条运河。一条是扬水,在郢都(今湖北江陵西北)附近,南通长江,北接汉水,把长江中游干流与其右岸支流汉水连接起来。另一条是淝水,南连施水,经过今合肥入巢湖,接栅水入江,把长江与淮河连接了起来。此外,在今天江苏徐州一带的徐国偃王也开了一条运河,但规模并不大,只是沟通了紧邻淮河两条支流——沙水和汝水的陈国和蔡国。这几条古运河很早就湮没了,今天已难于查考他们的具体位置。
  在春秋时期各个诸侯国开凿的运河中,吴国开凿的邗沟最为有名,在历史上有深远的影响。邗沟又名邗江、邗溟沟、渠水、中渎水,长约150千米,是我国也是世界上有确切穿凿纪年的第一条大型运河。
  春秋末年,吴国阖闾、夫差父子相继为王。当时吴国拥有今日废黄河以南至浙江嘉兴、湖州之地。这时太湖流域已经得到了初步开发,吴国又有伍子胥、孙武等名将相襄助,国力逐渐强大,开始对外征战。它首先对其南边的越国和西边的楚国发动战争。由于吴国地处江南水乡,水军比较强盛。为了便于运兵和运粮,公元前6世纪末至公元前5世纪初,吴国在太湖流域陆续凿成四条运河以通江海,即所谓“通渠三江五湖”。一条叫胥浦,北起太湖东面,南到杭州湾,大约是利用太湖泄水道疏通而成,以服务于对越(古越国)战争的需要。另一条叫胥溪,相传自太湖向西,路线大约经过今荆溪、水阳江及丹阳、石臼诸湖区,至今芜湖附近入江,是沟通太湖、长江间的运河,以便于吴国军队向西进入楚境。《汉书·地理志》里提到的中江可能就是原来的胥溪。还有一条从今天的苏州北上至无锡以西,在今常州以北入长江,便于吴军骚扰长江下游的楚地。吴军经常利用后两条运河,或向西骚扰楚境,或向北骚扰楚国,待楚国军队疲于奔命之后即出动大军伐楚。另外还有一条通长江的运河叫做“百尺渎”,其所在位置不详。
  这些运河的穿凿,在吴对越、楚的战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周敬王十四年(公元前506年),吴军在柏举(湖北麻城县东北)大败楚师。周敬王二十六年(公元前494年),吴军又败越师于夫椒(太湖西洞庭山)。经此两战后,楚国一蹶不振,越国也臣服于吴。这些运河不仅促进了区域性的统一,而且为后来的江南运河奠定了初步基础。
  吴王夫差打败越国和楚国以后,认为自己在长江流域的霸主地位已确立,雄心勃勃,不可一世,于是企图进一步讨伐北方的齐、晋二国,称霸中原。但是,由于吴国的主要军事力量是水军,要想率师北上,却因为水道迂回曲折尚无径达之路,难以发挥其军事优势。吴国于是筑邗城、穿邗沟,以服务于用兵北方的需要。
  周敬王三十四年(公元前486年),为在长江北岸建立进军北方的基地,吴王夫差下令在古邗国所在地今扬州市西北的蜀冈尾闾修建邗城。当时的长江江岸大致在今六合瓜埠、仪征胥浦、扬州湾头、江都宜陵、泰州溱潼一线。邗城的西南角即滨临长江。此外,为了便于运送军队和粮秣,夫差还下令在邗城下开凿运河,以沟通江淮二水。因为这条运河从邗城下流过,因此史称邗沟。现在扬州市北还遗留一段古邗沟的遗迹。据《水经注·淮水》记载,邗沟从邗城的西南角引进江水,屈曲经过城的东南角向东流,至今湾头镇又折向北流,从武广、陆阳两湖(两湖分别位于今高邮东部和西部)中间穿过,北入樊梁湖(今高邮北境界首湖),又折向东北,连续穿过博支湖(今宝应东南)、射阳湖(今宝应、淮安东),再折向西北,到末口(今淮安市东北五里北神堰)入淮。这样,吴国的水军就可以从长江经邗沟进入淮水,再沿淮水的支流泗水、沂水便可抵达齐国的国境。
  邗沟运道并不是在平地上开凿,而是充分利用江苏中部当时存在的一些主要湖泊,用人工运河连缀而成。邗沟线路比较曲折,当时为了迁就博支湖和射阳湖,运道向东北绕了一个大弯子,经过射阳湖以后,再向西北至淮安末口入淮水,这样绕道西行,主要就是为了利用自然条件尽量缩短平地开凿人工运河的长度。邗沟是我国第一条沟通江淮两大水系的人工运河,它为后来形成的南北运河及京杭运河奠定了基础。
  邗沟凿通之后的第二年,即公元前484年,吴军与齐师大战于艾陵(今山东泰安南)。齐师几乎全军覆灭,主将国书及其以下五大夫,或战死,或被俘,损失革车八百乘。
  吴国战胜齐国之后,更是雄心勃勃,不可一世,继续起师北征,准备攻打晋国。可是,当时晋国位于黄河的支流济水北岸,吴国虽可借道邗沟进入淮水,再沿淮水的支流泗水北上,却因此时泗水与济水并不相通,仍不能抵达济水北岸。于是吴国开荷水运道,沟通济水和泗水,以进军中原。吴国大军由江入淮,由淮入泗,溯泗水入荷水,由荷水入济水,到达济水南岸的黄池(今河南封丘县西南),召集北方诸侯举行历史上著名的“黄池盟会”。
  邗沟和荷水都是夫差从政治、军事需要出发而穿凿的,工程比较粗糙,邗沟的河道也较曲折,航运受到一定影响,但它们毕竟沟通了江、淮、泗、济诸水,对加强长江、淮河、黄河三大流域的经济、政治、文化联系,都有重要作用。
  邗沟最初开通时为减少人工河道的开挖量,于樊梁湖东北折向博支湖,又转射阳湖,再西北入淮。这不仅绕行迂远,而且射阳、博支二湖湖面广阔,风急浪高,阻遏航船。东汉建安初年,广陵太守陈登改凿新道,这条人工河道的走向则改由樊梁湖北上至津湖,再向北过白马湖,北入淮水,省去了东北行入射阳湖的中间环节。但到了魏晋时期,又回到了原来的旧道,不能直达。

正在消失的中国古文明:古河渠序言

编辑
我国地势西高东低,西部有辽阔的高原和巍峨的高山,东部是低平广阔的平原。我国境内的主要河流如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珠江等,或者发源于西部高原,或者源自中部山地,都是浩浩荡荡由西向东奔流,穿过东部平原,注入大海。这些河流,分别蜿蜒在我国的北部、中部和南部,使得东西之间的水上交通比较方便。但是,由于缺乏南北方向的大河,就妨碍了南方和北方之间的水上交通。
  不过,我国的主要大河虽然都是西东走向,它们还有不少南北流向的支流。而且不同大河的支流之间,如黄河支流与淮河支流之间,淮河支流与长江支流之间,长江支流与珠江支流之间往往相距不远。这些大河的中下游地区是广阔平坦的冲积平原,湖泊众多,稍作改造和连缀便可形成人工河道。从大禹治水而来的战天斗地的治水传统激励着大禹的子孙们利用这样的自然条件,他们很早就懂得开凿沟渠运河,利用人工河流发展水路交通。这些古渠运河大都是南北走向,可谓是大江滚滚东流去,运河穿凿南北来。
  水路交通比陆路承载力更大,速度较快而且平稳。从邗沟到京杭大运河,运河交通的意义和最主要使命就是运粮,运河就是运粮之水,运粮的水路就是当时的公路铁路,也许只有对于粮食的需求才会让人拿起锄头掘平地成沟渠,引水运输。南北大运河加强了王朝对东南地区的统治,运河遂成为国家的重要经济命脉和维系国家大一统的政治纽带。运河不仅给京城带去了漕粮,数不尽的运河船,更给两岸带来了繁荣,发展起犹如繁星般的沿岸都市,进而延伸出了丰富多彩的运河文化。运河兴废在古代更成为国家盛衰的标志:国运兴,运河通;祸乱多,运河塞。
  山川阻隔割断了陆路交通,给人们的活动造成了困难,自古就有“隔山不算远,隔水不算近”、“宁隔千山,不隔一水”之说。山川在割断陆路交通的同时,也给渡口和桥梁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孕育了古代发达的津梁文化。渡口和桥梁虽然和水有关,但说起来却是陆路交通的附属设施,是古代陆路交通在江河上的自然延伸。渡口和桥梁处于水陆两套空间系统的交会点上,陆路交通线和河流交叉,渡口和桥梁应运而生,桥梁如蛟龙卧波横贯在大江小溪上,渡口上舟船往来如梭。也正是这些渡口和桥梁沟通了河流两岸的往来,使得那些原本为水路所割断的交通重新顺畅起来,风雨无阻。水运顺河而行舟,而津梁却是跨河行进的,一个平行一个交叉,共同编织起古代的交通网络。
  历史的车轮不断涤陈推新,早已不再运输漕粮的运河已大半干涸淤塞。古老的津梁已让位于现代化的桥梁,古代的桥梁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已经风雨飘摇,再也不能承受起沉重的负荷。渡口处喧嚣的人群和舟子们嘹亮的号子已渐息平静远去,现代化的交通已经使这些古老的津梁、运河逐渐走进历史,人们已经对这些正在消失的和行将消失的古代运河、津梁漠然不见。桥上飞驰而去的驿马,渡口穿梭往来的渡船似流星般划过天空。悄然消逝的运河曾经静静流淌着,曾经承载历史,承载着南北水上交通的重任,承载着运往京城的一船船漕粮。这些古老的运河、津梁穿越历史,跨越时空,把古代交通中的水上世界展现给世人,它们与陆路交通、海上交通一起铸就了我们这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古老民族的流动不息的血脉。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