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訾家洲亭记

编辑 锁定
太凡以观游名于代者,不过视于一方,其或旁达左右,则以为特异。至若不骛远,不陵危,环山洄江,四出如一,夸奇竞秀,咸不相让,遍行天下者,惟是得之。桂州多灵山,发地峭竖,林立四野。署之左曰漓水,水之中曰訾氏之洲。凡峤南之山川,达于海上,于是毕出,而古今莫能知。
作品名称
桂林訾家洲亭记
创作年代
晚唐
文学体裁
作    者
柳宗元

桂林訾家洲亭记古文原文

编辑
元和十二年。御史中丞裴公,来莅兹邦,都督二十七州事。盗遁奸革,德惠敷施。期年政成,而富且庶。当天子平淮夷,定河朔,告于诸侯,公既施庆于下,乃合僚吏,登兹以嬉。观望修长,悼前之遗。于是厚货居氓,移于闲壤。伐恶木,刜奥草,前指后画,心舒目行,忽焉如飘浮上腾,以临云气。万山面内,重束隘,联岚含辉,旋视其宜。常所未睹,倏然互见。以为飞舞奔走,与游者偕来。乃经工庀闲馆。比舟为梁,与波升降。苞漓山,含龙宫,昔之所大,蓄在亭内。日出扶桑,云飞苍梧。海霞岛雾,来助游物。其隙则抗月槛于回溪,出枫榭于篁中。昼极其其美,又益以夜,列星下布,灏气回合,遽然万变,若与安期、羡门接于物外。则凡名观游于天下者,有不屈伏退让,以推高是亭者乎?
既成以燕,欢极而贺,咸曰:昔之遗胜概者,必于深山穷谷,人罕能至,而好事者后得,以为已功。未有直治城,挟闤闠,车舆步骑,朝过夕视,讫千百年,莫或异顾,一旦得之,遂出于他邦,虽博辨口,莫能举其上者。然则人之心目,其果有辽绝特殊而不可至者耶?盖非桂山之灵,不足以瑰观;非是州之旷,不足以极视;非公之鉴,不能以独得。噫!造物者之设是久矣,而尽之于今,余其可以无藉乎?

桂林訾家洲亭记作者简介

编辑
柳宗元,字子厚,唐代河东(今山西省永济市)人,代宗大历八年(773年)出生于京城长安,宪宗元和十四年(819年)客死于柳州。一代著名文学家、思想家,享年不到50岁。因为他是河东人,终于柳州刺史任上,所以号柳河东或柳柳州。
柳家与薛、裴两家被并称为“河东三著姓”。柳宗元的八世祖到六世祖,皆为朝廷大吏,五世祖曾任四州刺史。入唐后,柳家与李氏皇族关系密切,只高宗一朝,柳家同时居官尚书省的就达22人之多。但到了永徽年间,柳家屡受武则天的打击迫害。到柳宗元出生时,其家族已衰落,从皇亲国戚的特权地位跌入一般官僚地主阶层之中。柳宗元曾祖、祖父也只做到县令一类小官。其父柳镇,官秩一直很低。柳宗元非常感慨地说,柳氏到他这一代,已经“五、六从以来,无为朝士者”。安史之乱,使柳家又受到一次巨大冲击。战乱中,柳镇送母亲入王屋山避难,自己携着一家汇入逃亡人流,逃到吴地。在南方,一度生计艰难,有时竟薪米无着。柳宗元的母亲为了供养子女,常常自己挨饿。柳宗元正出生于“安史之乱”后,他的幼年便是在穷困艰难中度过的。柳宗元九岁时,又一次大规模的割据战争--建中之乱爆发,使柳宗元一家再一次饱尝战乱之苦。柳宗元成长于动乱年代,他从少年时代起就对人民遭受的苦难有一定的了解,对社会现实有一定的认识,这对他以后的文学成就和思想建树不无影响。

桂林訾家洲亭记相关内容

编辑

桂林訾家洲亭记题记

这是作者应人之请而作的记(柳有《上裴行立中丞撰訾家洲亭记》一文)。作者赞美洲亭于桂林的灵山秀水中胜景独擅,惋惜其不为人所知,颂扬裴公于惠公于惠施德政之余,慧眼独具,建亭于斯,遂使其撮奇得要,景甲桂林。作者在訾家洲亭的景色描绘中,寄寓了自己不遇的慨叹和求荐望举的希冀。

桂林訾家洲亭记简析

文章起始突兀,以表现洲这之不凡。描写亭景含宏蕴元,变化奇异可谓形容尽致。结尾处层层转深,跌宕多姿。
词条标签:
文言文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 古诗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