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

编辑 锁定
《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系唐代文学家、哲学家韩愈上书皇上期望减免百姓赋税的公文。其中御史指谏官,台就是机关,与阁、府、寺、省等意义相似。状,一种公文体裁。文章主要内容为长安周围的好几个县发生了旱灾。
作品名称
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
创作年代
公元803年(唐德宗贞元十九年)
作品出处
《昌黎先生集》
文学体裁
作    者
韩愈

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作品原文

编辑
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①
臣伏以今年已来,京畿诸县,夏逢亢旱,秋又早霜,田种所收,十不存一 。陛下恩逾慈母,仁过春阳,租赋之间,例皆蠲免 。所征至少,所放至多;上恩虽宏,下困犹甚。至闻有弃子逐妻以求口食,拆屋伐树以纳税钱 ,寒馁道途,毙踣沟壑。有者皆已输纳,无者徒被追征。臣愚以为此皆群臣之所未言,陛下之所未知者也。
臣窃见陛下怜念黎元,同于赤子。至或犯法当戮,犹且宽而宥之,况此无辜之人,岂有知而不救?又京师者,四方之腹心,国家之根本,其百姓实宜倍加忧恤。今瑞雪频降,来年必丰,急之则得少而人伤,缓之则事存而利远。伏乞特敕京兆府,应今年税钱及草粟等在百姓腹内,征未得者,并且停征,容至来年蚕麦,庶得少有存立7 。
臣至陋至愚,无所知识,受恩思效,有见辄言,无任恳款惭惧之至。谨录奏闻,谨奏。

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作品注释

编辑
①《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方氏《举正》:贞元“十九年冬作。” 廖本题注:“公时为监察御史。皇浦湜为公作《神道碑》曰:‘贞元十九年,关中旱饥,人死相枕籍,吏刻取怨,先生列言天下根本,民急如是,请宽民徭役,而免田租之弊,专政者恶之,出为连州阳山令’。盖谓此也。公二十一年《赴江陵途中寄三学士》诗,历言得罪之由,与湜言无异。史以为言宫市,出阳山,误矣。”魏本较简。 御史:谏官。台:就是机关,与阁、府、寺、省等意义相似。状,一种公文体裁。
2 右:指右方所开列的简短事由,即本文的标题。
3 京畿:京师及其附近地区。亢旱:韩愈《寄三学士》诗:“是年京师旱,田亩少所收。”又《上李尚书书》:“今年已来,不雨者百有余日,种不入土,野无青草。”按:贞元十九年正月至七月关中不雨,见《旧唐书·德宗纪》。
4 蠲免:免除。韩愈《寄三学士》诗:“上怜民无食,征赋半已休。”
5 据《旧唐书·李实传》:“德宗问人疾苦?李实奏曰:‘今年虽旱,而谷甚好。’由是租税皆不免。人穷无告,乃拆屋瓦木,卖麦苗,以供赋敛。优人成辅端因戏作语,为秦民艰苦之状云:‘秦地城池二百年,何期如此贱田园?一顷麦苗五硕米,三间堂屋二千钱。’凡如此语有数十篇,实闻之怒,言辅端诽谤国政,德宗遽令决杀。”谏臣被逐,优人遭杀。德宗晚年实极昏瞆和残忍。
6 腹内:当时的俗语,公文中亦常用,其义如后来之“名下”。
7 容至来年蚕麦:宽容到明年蚕丝上市,收割麦子的时候。少有存立:少,稍;存立,生存自立;少有存立,勉强可以过活。

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作品赏析

编辑
童第德曰:“文体明白晓畅,兼用当时口语,如拆屋、瑞雪、百姓腹内等等,务求人人都解,就是他(韩愈)自己所说的‘当时之文’。”
峻峰补评:“文章有理有据,文字浅显明白,不加修饰,自有一种沉着朴实、直率诚恳的气度。”

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创作背景

编辑
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韩愈调任御史台任监察御史。这是个八品小官,却掌管考察万官,巡查地方行政之职,有干政的机会。
这一年,长安周围的好几个县发生了旱灾,春夏无雨,秋又早霜,田亩所收十不存一。但当时负责京城行政的长官京兆尹李实,却为了讨好唐德宗,一味压下谄上,封锁消息,报喜不报忧。天灾加人祸,人民生活困苦万状。韩愈向德宗递交了这份奏状,说明事实真相,请求朝廷减免赋税。状文首先列举了夏秋以来京畿一带受灾的具体情况,接着,韩愈向皇帝建议,免除百姓当年的租税,待明年蚕丝上市和收麦子的时候再征。第三段是写己的心迹,说自己愚鲁无知,只是看到什么就说什么而已。这篇状文触怒了德宗,加上其他原因,韩愈被贬为阳山县令。

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作者简介

编辑
韩愈(768--824)唐代文学家、哲学家。字退之。河南河阳(今河南孟县)人。世称韩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称韩吏部。谥号“文”,又称韩文公。他三岁而孤,受兄嫂抚育,早年流离困顿,有读书经世之志。
20岁赴长安考进士,三试不第。德宗贞元八年(792)登进士第,任节度推官,其后任监察御史、阳山令等职。宪宗即位,为国子博士。后又历官至太子右庶子。元和十二年(817),从裴度征讨淮西吴元济叛乱有功,升任刑部侍郎。元和十四年(819),宪宗迎佛骨入大内,他上表力谏,为此被贬为潮洲刺史。移袁州。不久回朝,历官国子祭酒、吏部侍郎等显职。卒于长安,韩愈在政治上力主加强统一,反对藩镇割据。
思想上尊儒排佛,以孔孟道统的继承者自居。他反对六朝以来的形式主义的骈偶文风,大力提倡古文,和柳宗元共同领导了中唐古文运动。韩愈是唐代著名散文家。苏轼称他“文起八代之衰”(《潮洲韩文公庙碑》)。
韩愈的议论文内容广博,体裁不拘一格,如《原道》、《论佛骨表》、《师说》、《进学解》等,立意新颖,观点鲜明,大胆坦率,战斗性强。他的碑志文“随事赋形,各肖其人”(《韩愈志》),创造性地把《左传》、《史记》的传记手法运用于碑志,塑造了一大批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使碑志这种历来枯燥无味的文体增辉生色,其中有的作品已成为优秀的传记文学,如《柳子厚墓志铭》等。《送孟东野序》、《送董邵南序》等赠序,手法多样,使赠序发展成为一种富有文学性的实用性的文体。《答崔立之书》等书启,因人陈词,情真意切。韩文雄奇奔放,汪洋恣肆,“如长江大河,浑浩流转”(苏洵《上欧阳内翰书》)。深于立意,巧于构思,语言精练,富有创造性。
其诗亦别开生面,勇于创新,工于长篇古风,采用散文辞赋的章法笔调,气势雄浑,才力充沛,想象奇特,形成奇崛宏伟的独特风格,开创了李、杜之后的一个重要流派,纠正了大历以来的平庸诗风。代表作有《山石》、《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等。七律《左迁蓝关示侄孙湘》、七绝《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助教》,也是脍炙人口的名篇。但他过于追求新奇,不免流于险怪,强调“以文为诗”,又不免使诗变成“押韵之文”。有门人李汉所编《昌黎先生集》传世。宋魏仲举所辑《五百家注音辨昌黎先生文集》40卷、《外集》10卷较完善。诗注以方世举《韩昌黎诗集编年笺注》、今人钱仲联《韩昌黎诗系年集释》较好。事迹见新、旧《唐书》本传。
词条标签:
文言文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 古诗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