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文公上方

编辑 锁定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老”、“杜少陵”等。汉族,巩县(今河南巩义)人。杜甫曾祖父起由襄阳(今属湖北)迁居巩县。盛唐时期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备受推崇。759-766年间曾居成都,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之。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
作品名称
谒文公上方
创作年代
唐代
作    者
杜甫

谒文公上方作品原文

编辑
野寺隐乔木,山僧高下居。石门日色异,绛气横扶疏。
  窈窕入风磴,长芦纷卷舒。庭前猛虎卧,遂得文公庐。
  俯视万家邑,烟尘对阶除。吾师雨花外,不下十年馀。
  长者自布金,禅龛只晏如。大珠脱玷翳,白月当空虚。
  甫也南北人,芜蔓少耘锄。久遭诗酒污,何事忝簪裾。
  王侯与蝼蚁,同尽随丘墟。愿闻第一义,回向心地初。
  金篦刮眼膜,价重百车渠。无生有汲引,兹理傥吹嘘。

谒文公上方作品鉴赏

编辑
黄鹤编在宝应元年梓州内。《维摩经》:汝往上方界,分度四十二恒河沙佛土。《前汉·翼奉传》云:上方之情乐也。
  野寺隐乔木,山僧高下居。石门日色异,绛气横扶疏①。窈窕入风磴②长萝纷卷舒。庭前猛虎卧③,遂得文公庐。
  (首记上方景象。野寺二句,遥(,) 望寺前。石门二句,近至山门。风磴二句,入寺之路。庭前二句,直造寺中矣。高下居,僧房层叠。绛气横,日映霞光。风磴,石梯凌风。卷舒,风动藤萝也。猛虎卧庭,比其法力神通。)
  ①江淹诗:“绛气下萦薄。”注:“绛气,赤霞气也。”《洞萧赋》:“标敷纷以扶疏。”②《归去来辞》:“既窈窕以寻壑。”③《史记》:“不避猛虎之害。”《高僧传》:惠永住庐山西林寺,屋中常有一虎,人或畏之,辄驱出令上山。人去后,还复驯伏。又潭州善觉禅师,以二虎为侍者。
  俯视万家邑,烟尘对阶除①。吾师雨花外②,不下十年余③。长者自布金④,禅龛只宴如⑤。大珠脱玷翳⑥,白月当空虚⑦。
  (此赞文公道法。登堂俯视,烟尘即在目前,文公说法之外,久不下接尘世矣。施金者至,而禅心不动,外忘物也。中无所翳,而虚明常在,定生慧也。)①《杜臆》:俯视二句,便知上方所由名。《国策》:韩康子使使者致万家之邑于智伯。王粲《登楼赋》:“循阶除而下降兮。”②《续高僧传》:法云讲《法华经》,忽感天花,状如飞雪,满空而下,延于堂内,升空不坠。又胜光寺道宗讲大论,大雨众花,旋绕讲堂,飞流户内。③一说以不下为不减十年,恐于上文外字、本句余字,俱未安耳。④《西域记》:昔善施长者,拯乏济贫,哀孤惜老,时号给孤独。愿建精舍,请佛降临,惟太子逝多园地爽垲,具以情告。太子戏言金遍乃卖。善施即出藏金,随言布地,建立精舍。⑤陈何处士诗:“禅龛八想净,义窟四尘轻。”《广韵》:“龛,塔下室。”嵇康诗:“与世无营,神气晏如。”⑥《唐书》:天竺国王尸罗逸多,献火珠、郁金、菩提树。洙曰:佛书有牟尼珠及水月之说,言其性之圆明也。⑦《楞严经》:白月则光,黑月则暗,《法苑珠林》:西方,一同分为黑白,初月一日至十五日名为白月。十六日已去至于月尽,名为黑月。
  甫也南北人①,芜蔓少耘锄。久遭诗酒污②,何事忝簪裾③。王侯与蝼蚁,同尽随丘墟④。愿闻第一义⑤,回向心地初⑥。金篦刮眼膜⑦,价重百车渠⑧。无生有汲引⑨,兹理傥吹嘘⑩。
  (末叙来谒之意。上六作悔语,下六作悟语。诗酒为障,簪裾系情,则此中芜蔓矣。既知贵贱同归于尽,须向心地用功。刮膜,去外来之蔽。汲引,开本性之觉。咏僧家诗,全用释典,乃杜公独步处。此章前二段各八句,末段十二句收。)
  ①《檀弓》:“丘也,东西南北之人也。”②王勃诗:“诗酒间长筵。”③孔鱼诗:“吾子盛簪裾。”④鲍照诗:“同尽无贵贱。”《李斯传》:“国为丘墟。”⑤《楞严经》:“所说自然成第一义。《涅槃经》:出世人所知,名第一义谛,世人所知,名为世谛。《广弘明集》:昭明太子答问二谛:一真谛,曰第一义谛。二俗谛,亦曰世谛。⑥《华严经》:菩萨摩诃萨,有址种回向。《华严论》:有心地法门。【钱笺】佛说心地者,以心有能生可依止义喻之。如地佛菩萨,发心修行,最重初心。如《华严》云:初发心时,便成正觉是也。故曰心地初。旧引《楞严》初地,不切。⑦《涅槃经》:如盲目人为治目,造诣良医,是时良医即以金篦决其眼膜。⑧《法华经》:或有行施金银、珊瑚、珍珠、车渠、玛瑙。《广雅》:“车渠,石之次玉。”《广志》:车渠,出大秦及西域诸国。⑨《楞严经》:是人即获无生法忍。《疏》云:真如实相,名无生法,无漏真智为忍。江总《栖霞寺碑》:“汲引之常。⑩《老子》:“嘘之吹之。”《东坡志林》云:子美诗:“知名未足称,局促商山芝。”又“王侯与蝼蚁,同尽随丘墟。愿闻第一义,回向心地初。”知子美诗外,别有事在也。
  王嗣奭曰:“王候与蝼蚁,同尽随丘墟”,不过袭庄、列语。“愿闻第一义,回向心地初”,亦禅门恒谈。东坡以此四句,许公得道,此窥公之浅者。余读公诗,见道语未易屈指,而公亦不自知也。非以学佛得之。平生饥饿、穷愁,无所不有,天若有意煅炼之,而动心思性,天机自露。如铁以百炼成钢,所存者铁之筋也,千古不磨矣。《西铭》云:“富贵福泽以厚生,生无不死。贫贱忧戚以玉成,成者不坏。”君子不以此易彼也。
  宋张表臣曰:予读“江汉思归客,乾坤一腐儒”,“功业频看镜,行藏独倚楼”,叹其含蓄如此。及云“虎气必腾上,龙身宁久藏”,“蛟龙得云雨,雕鹗在秋天”,则又骇其奋迅也。“草深迷市井,地僻懒衣裳”,“经心石镜月,到面雪山风”,爱其清旷如此。及云“退朝花底散,归院柳边迷”,“君随丞相后,我住日华东”,则又怪其华艳也。“久客得无泪,故妻难及晨”,“囊空恐羞涩,留得一钱看”,嗟其穷愁如此。及云“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笑时花近靥,舞罢锦缠头”,则又疑其侈丽也。至读“谶归龙凤质,威定虎狼都”,“风尘三尺剑,社稷一戎衣”,则又见其发扬而蹈厉矣。“五圣联龙衮,千官列雁行”,“圣图天广大,宗祀日光辉”,则又得其雄深而雅健矣。“许身一何愚,窃比稷与契”,“虽乏谏诤姿,恐君有遗失”,则又知其许国而爱君也。“对食不能餐,我心殊未谐”,“人生无家别,何以为蒸黎”,则知其伤时而忧民也。“不闻夏殷衰,中自诛褒妲”,“煌煌太宗业,树立甚宏达”,斯则隐恶扬善,而《春秋》之义耳。“巡非瑶水远,迹是雕墙后”,“天王守太白,仁立更搔首”,斯则忧深思远,乃诗人之旨耳。至于“上有郁蓝天,垂光抱琼台”,“风帆倚翠盖,暮把东王衣”,乃神仙之致耶?“惟有摩尼珠,可照浊水源”,“愿闻第一义,回向心地初”,乃佛来之义耶?呜呼!有能窥其一二者,便可名家,况深造而具体者乎。此予所以稚齿服膺,华颠未至也。

谒文公上方作者简介

编辑
杜甫 杜甫
杜甫(712~770)字子美,诗中尝自称少陵野老,世称杜少陵。其先代由原籍襄阳(今属湖北)迁居巩县(今河南巩义)。杜审言之孙。开元(唐玄宗年号,713~741)后期,举进士不第。漫游各地。公元744年(天宝三载),在洛阳与李白相识。后寓居长安近十年,未能有所施展,生活贫困,逐渐接近人民,对当时生活状况有较深的认识。及安禄山军临长安,曾被困城中半年,后逃至凤翔,竭见肃宗,官左拾遗。长安收复后,随肃宗还京,不久出为华州司功参军。旋弃官居秦州,未几,又移家成都,筑草堂于浣花溪上,世称“浣花草堂”。一度在剑南节度使严武幕中任参谋,武表为检校工部员外郎,故世称杜工部。晚年举家出蜀,病死湘江途中。其诗大胆揭露当时社会矛盾,对穷苦人民寄予深切同情,内容深刻。许多优秀作品,显示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过程,因被称为“诗史”。在艺术上,善于运用各种诗歌形式,尤长于律诗;风格多样,而以沉郁为主;语言精炼,具有高度的表达能力。继承《诗经》以来注重反映社会现实的优良文学传统,成为古代诗歌艺术的又一高峰,对后世影响巨大。杜甫是唐代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宋以后被尊为“诗圣”,与李白并称“李杜”。存诗1400多首,有《杜工部集》。[1] 
参考资料
  • 1.    《辞海》(缩印本).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年1月版,第1514页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历史人物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