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镜禅师

编辑 锁定
元镜禅师,字晦台,别号湛灵。福建建阳冯氏子。生于万历五年(1577)六月廿五日。天资聪明超群。有《语录》一卷,《外山居诗集》一卷存世。
本    名
冯晦台
别    称
元镜禅师
字    号
晦台
所处时代
明朝
民族族群
出生地
福建建阳
出生时间
1577年06月25日
去世时间
1635年07月13日
主要作品
《语录》、《外山居诗集》

元镜禅师早年经历

编辑
[1]  七岁时,习学诗书。专诚于孝顺父母、友爱兄弟,讨厌听闻名利之事。二十一岁时,仰慕儒家“姚江学派”的“致良知”之学。因此前往拜见赵豫斋居士,得以开发性命的根本。接着赵居士指引师前去亲近董巖古心法师。机缘相契,知有法华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一事。

元镜禅师主要事迹

编辑
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礼武夷山虎啸岩丽空禅师剃落。深究楞严“知见无见”之旨。稍有入处不能决择时,于是就前去亲近宝方无明和尚求法。无明和尚呵斥他“堕大嶮坑”。师归乃昼夜参寻《五灯》宗旨,将近绝命。一日细看《维摩诘经》,至“此室何以空无侍者?维摩诘言:‘诸佛国土亦复皆空’。”豁然开悟。又于解行不相应的地方,忽然生起诸疑。又因阅《圆觉经》随顺觉性章,乃一切疑情永远拔除。再阅读诸位祖师的开悟机缘,势如破竹矣。
是年庚戌,又前往江西参无明和尚于寿昌。刚刚相见,礼毕便问曰:“元镜特以此事求和尚印证。”昌曰:“如何是此事?”师弹指。昌曰:“犹可疑在。”师拂袖便出。复呈偈曰:“识破不值半文钱,可怜摸索几多年。宗流尽是欺心汉,说甚祖师别是禅。”昌看曰:“识得破,果然不值钱。”乃令且退去。第二天吃茶后,昌曰:“昨日公案尚未销缴(消除)。”师曰:“请和尚再举看。“昌曰:“你且道何处是赵州勘破婆子处?”师厉声曰:“和尚莫作怪。”昌大笑曰:“参禅要到者一着子始不受人牢笼也。”师礼拜。昌因嘱曰:“子从此直去深隐,自有机缘成就。你若强出为人,便可惜也。”即付偈曰:“正印相持时刻慎,逢人惟勘印其心。不依轨范通消息,秪验生机是志真。上下来因无忽略,始终去就有诚明。天然未具通方眼,决勿私饶冒感承。”复曰:“向后逢人,不得草草。”师礼拜而退[2]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博山大师入闽,于大仰开堂说法。师特地前去拜访。相见后,山曰:“礼佛着。”师端立。山又曰:“礼佛着。”师把住内心曰:“那个是佛?”山曰:“者是那里来的?”师推开山,曰:“者是那里来的。”山就坐,师大笑便出。少顷曰:“虽然如是,不可草草。”复具威仪相见。吃茶后,山曰:“闻师兄亲见寿昌,且道寿昌和尚当年命根断在什么处所?”师劈面一掌曰:“在什么处所?”山起身,师掉头而出。山乃曰:“可惜侍者不在,寄下三十棒。”山即日上堂,师将出众。山即呼曰:“晦台谁叫你。师出震声一喝。”山曰:“好。喫棒。”师曰:“此是宿食,不必拈出。且道当时马祖一喝,百丈三日耳聋。是那三日?”山曰:“秋风多带杀,秋露愈加寒。”师拂袖归众。山曰:“你只学得一个走。”师不顾。
万历四十四年(公元1616年),觉浪道盛禅师,因为前往董巖亲依博山大师受具。后特地前往江西参寿昌和尚。经过建阳,访故人余继泉。因此遇到元镜禅师。元镜禅师问曰:“子在董巖,曾闻博山拈提《维摩经》不?”曰:“曾闻。”元镜禅师曰:“弥勒得一生受记,作幺生?”曰:“大有人疑着。”元镜禅师曰:“你又恁幺去?”盛公异之。烤火取暖后,因举僧问古尊宿,“劫火洞然,者箇坏不坏?有云‘坏’,有云‘不坏’。此意如何?”元镜禅师曰:“你又恁幺来?”盛公于是改变自己的想法,于建阳过冬。当时正病痛劳苦,双目几瞎,且欲死。元镜禅师亲自为其煎药治疗。盛公疾病稍稍减轻,元镜禅师立即就细究其平生参证处及征诘五家门堂差别之旨。盛公陈述他的见地。元镜禅师感叹说:“不期子乃能深入此秘密法门,吾寿昌者枝慧命。属子大振去也。”因即付寿昌源流并书偈云:“道盛群英祖。德尊万古师。钦承诸圣旨。启我永怀思。”盛公拜受。
第二年,道盛禅师随元镜禅师前往庆祝寿昌和尚七十岁寿诞。昌特勘验而印记之。亦自深喜末年得此托嘱。复示师偈曰:“信知自有那一着,直俟机缘纯凑泊。不假思议圣凡安,乐忘斟酌受用宽廓。”
万历四十六年(公元1618年)正月。寿昌禅师示寂。元镜禅师因为建阳弟子余继泉居士延请,居于东苑静室。其间亦来往于武夷山虎啸岩、五夫里开善寺。城高余继泉之弟,太学余犹龙率诸檀护及门人道量等曰:“寿昌既没,东苑当出世矣。”
万历四十八年(公元1620年)冬,力请师于仙亭一枝庵开堂。师勉强出世说法,四众惊服。解期即归隐武夷山石屏巖,誓不出山。常随采汲行者二三人而已。其间或有衲子拨草参求者,师假装做不理采。如痴如狂,自歌自咏。或有逼迫不得已者。师喝曰:“你者秃厮失了魂,在者里作幺?”又策杖绝险处蹲坐。僧曰:“和尚在者里作甚么。”师召曰:“你上来我与你说。”见者无不望崖而退。
崇祯三年(公元1635年)示疾。时二行者在侧,曰:“和尚清瘦不食,病甚危也。有何施主、弟子,有何亲友、邻人。可速呼来分付后事。”师曰:“我从来无亲友可分付。”行者惊曰:“我等如何安排?”师指静室前石屏巖下曰:“此处可以埋我。要不必如何?若何?”行者曰:“设使死了,埋了又作幺生分发?”师大啸一声曰:“恰好也。”再问已蜕去矣。时七月十三日子夜。世寿五十四,坐二十六夏。有《语录》一卷,《外山居诗集》一卷存世。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古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