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闲

编辑 锁定
知闲,原名闫杰,80年代生,甘肃宁州人,80后先锋诗人、新现实主义诗人。作品散见《诗选刊》、《作品》、《诗歌月刊》、《中国诗歌》等报刊。曾创办《大西北诗刊》。著有长篇小说《走在青春的泥泞中》,诗集《在卡夫卡的树上》、《自杀或他杀》。
中文名
知闲
别    名
闫杰
国    籍
中国
身    高
171cm

知闲个人档案

编辑
姓名:闫杰
性别:男
生日:1985年9月1日,农历乙丑年甲申月葵卯日(1985年7月17日)
诗人知闲 诗人知闲
生肖:牛
所属年代:80后
星座:处女天秤座
籍贯:甘肃
语言:普通话、陕甘方言
职业:作家诗人
特长:写作、射击、双截棍
爱好:写作、读书、打羽毛球、浏览资讯
最爱看的报纸刊:《南方周末》、《小说月报》 等
喜爱的歌手:崔健、羽泉组合
最喜欢的电视:《士兵突击》、《太阳泪
最崇拜的人:父母
最喜欢的赛车品牌:路虎
性格:幽默、犀利、大胆、坚韧、热情、真实
主编杂志:《大西北诗刊
喜欢的水果:西瓜
最认同的名人名言:怀才好比怀孕,时间长了人才能知道。

知闲个人荣誉

编辑
作品散见《诗选刊》《剑南文学》《作品》《诗歌月刊》《中国诗歌》《佛山文艺》《江门文艺》《牡丹》《山东侨报》《青春潮》《南方文学》《银川晚报》《陇东报》《绵阳文艺界》《澳洲彩虹鹦》(澳洲)《诗词》《新作文》等国内外报刊发表诗文百篇(首),曾获第二届校园诗歌节等奖项,入选《2008中国打工诗歌精选》、《新时期甘肃诗选》、《2009-2010中国打工诗歌精选》、《在路上:东莞青年诗人诗选》、《与一棵树一起进城——握手农民工诗歌选》、《青春飞翔》多种选本。2006年创办《大西北诗刊》。
2008年曾举办“甘肃80后诗人大展”,全国首例刊登结集甘肃80后诗人。“甘肃80后诗人大展”被我国著名诗人高凯称为:这次青年陇派诗人的集体亮相,无疑是甘肃文学乃至中国诗歌的一个重要事件。它不仅是一次甘肃青年诗人作品的展示,更是一次甘肃新生代作家文学理想的宣言。

知闲创办诗刊

编辑

知闲诗刊简介

《大西北诗刊》,前身为《大西北诗报》,创刊于2006年7月。主编知闲旱子、单水、南岩余子愚
2006年6月,甘肃省宁县籍青年诗人知闲和甘肃省正宁县籍青年诗人旱子创建大西北诗歌论坛,2006年7月创办《大西北诗报》(《大西北诗刊》前身),兰州诗人陈就加入一起主持诗报。同月《大西北诗报》创刊号出版,知闲、旱子、陈就任主编。第二期邀请原甘肃省作协主席、《敦煌》诗刊名誉主编高平先生担当名誉主编,著名诗人梁小斌为诗报题词,陈就因时间紧张原因退出《大西北诗报》的管理。
2007年4月,北京诗人单水加入大西北诗歌论坛担任版主。因《大西北诗报》发展需要以及与平凉市作协创办刊物同名,2007年5月正式更名为《大西北诗刊》,开始以刊物形式出版,至此《大西北诗报》共出版三期报纸。

知闲诗群成员

诗刊时期,诗群主要核心成员有知闲、旱子、单水、南岩、余子愚、啸翃、石雨祥、舒雨湖北残、莞君、陈亚伟、饭后散步、山野牧人、楠莛、思不群、丙丁、与戈、亨一、钟国昌、90后醉着的佛等21名青年诗人,由“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娜夜女士担任主编。

知闲诗刊理念

《大西北诗刊》在“传承中华诗情,繁荣西北文化”和“立足西北,面向全国”的理念下,先后推出当代维吾尔族诗人专辑、甘肃八零后青年诗人作品大展等专辑。甘肃八零后大展刊登甘肃省五十多名青年诗人,300多首诗作,被甘肃省文学院副院长、作协诗歌创作委员会秘书长高凯先生称为:甘肃文学乃至中国诗歌的一个重要事件。迄今为止,《大西北诗刊》已出版八期,入选安徽《诗歌月刊》、贵州《诗杂志》、美国《诗天空》、湖北《中国诗歌》等报刊刊登的民刊或者诗群介绍。以《大西北诗刊》以及大西北论坛为阵地,活跃于诗坛。

知闲笔名来由

编辑
知闲,来源于《庄子》齐物论
大知闲闲,小知间间。大言炎炎,小言詹詹
----摘自《庄子》,齐物论
[译解]
最有智慧的人,总会表现出豁达大度之态;小有才气的人,总爱为微小的是非而斤斤计较。合乎大道的言论,其势如燎原烈火,既美好又盛大,让人听了心悦诚服。那些耍小聪明的言论,琐琐碎碎,废话连篇。

知闲社会评价

编辑
知闲的作品为我们提供了生存现实的寓言,他像“一条被抛弃的蓝尾鱼”,游弋在城市狭小的缝隙里,以哀伤、逼视的眼神,洞见了当下一个特殊的族群在城市根深蒂固的冷漠里,最真切的隐痛、无奈和渴望。他的作品比较有效地体现了其道德情怀和诗歌追求风格的高度统一。
知闲的作品直击现实的痛处,一针见血地裸露现实的阴暗面,让人心的丑恶无处藏身,让我们在游离城市和社会边缘人的疼痛里深味社会的疼痛,我们自己的疼痛。
知闲对死亡的思考是外向的,这种打量仿佛是一个局外人对别人的冷眼旁观,死亡与外物无异,他可以冷静地对待。他以死亡为工具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与抗争,体现了一代年轻人的思考向度
知闲将基于宏大理叙事的思考与人体直接的感性,直接关注现实,而不再用理性的说辞为之蒙上朦胧的神秘美丽的面纱。
知闲作为一个站立在社会底层和现实中的诗人,社会的残酷、人的渺小,命运的熟视无睹,社会对于个体的暴力扼杀,世界的荒诞不经、丑陋、人性的泯灭,习以为常、麻木不仁是他作品的唯一主题。他的作品有一种在场的现实感,开始就是从现实出发的。现实的直接性,是他作品的内核。
知闲的作品主观感觉与客观意象相互叠加,展示出诗人较为纯熟的象征主义的优长之处。

知闲个人自述

编辑
1985年7月17日夜晚以一声响彻天空的啼哭降生于一个以巩姓命名的村庄,从此开始在这个世上喜怒哀乐。据奶奶讲在1986年,不足两岁的我生了一场大病。这场大病耗时三个月,差点要了我的命。当时为了我看病,家里花费了所有的积蓄。村里的杨大夫为此也未能过上一个好年,大年三十的夜晚爷爷还为我的病往杨大夫家里跑。许多年以后,杨大夫对我说:你爷爷可是为你跑断了腿啊。
1992年秋天,调皮的我结束偷曹杏、逛院子的顽劣行为,由父亲带领着步入村小学巩家小学。第一天上学就有不幸发生,骑着自行车的父亲没有发现我的脚被自行车夹伤。回到家中才被细心的母亲发现,母亲痛骂父亲一顿。为此,我和父亲都感觉很委屈。三天后,我正式上了小学。
1996年夏天,我得到了生命中的第一个奖品。班主任杨老师见我成绩有所进步,奖励了我一个笔记本。这本笔记本至今留在家中,父亲用它来记录每年的账务。同年,在全市统考中我的数学成绩获得了第三名。教授我数学的三叔,在碾麦子的时候对我提出了表扬。
1998年夏天,我终于小学毕业了,拿到了生命中的第一个证书。在毕业前许多同学都在改名字,为和一个伙伴的名字相近我擅自做主改了自己的名字。
1998年秋天,考试成绩出来后我被分在平子初中,在那里结识了林涛。初一那年,在一位同学的欺负下我学会了反抗和欺负别人。成长后的我欺负过许多小同学,为此收到许多老师的耳光。有一年学校开运动会,我爬墙出去玩,不幸被校长逮到。校长没有打我,说了两句就放我走了,从那以后我知道大人物都是和蔼可亲的。
1999年秋天,在学校开运动会的时候我喜欢上了梁羽生、金庸、卧龙生、古龙等英雄。
1999年冬天,我生了一场病。此病让我无法坐下安心上课,全身痛痒难以忍受。
不会骑自行车的母亲,每两天冒着寒冷步行七八里的路程给我送熬好装在瓶子里的中药。中西药结合,历经两个月未得好转。之后,在父亲的建议下我回家治疗。在家一个月的时间里,偶得一江湖道士的偏方,三副中药下肚后彻底康复。这才知道老天本来不愿灭,只是可怜了父母牵肠挂肚的操劳。
2002年夏天,在替六奶送还水管的中午和一辆摩托车相撞。姐姐海燕等人赶来时被吓哭,在家昏睡一下午后醒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生怕自己被撞失忆,幸好认出父母亲和其他亲人。所幸无大碍,只是上唇被缝三针后从此偏肿略显与下唇不对等。此事之后,我坚信农村人正午不易出行的谚语。
2001年夏天,我中学毕业了。开完毕业联欢晚会的晚上,我为从小玩到大的一个女同学揍了喝醉酒乱说话的同学。回到住处我和堂弟以及邻班的几个同学喝了好多酒,说了许多醉话。早上醒来躺在女同学的床上,害的我那两位女同学整整一晚上没有睡觉。记得醒来的那天,弟弟在镇舞台上参加六一儿童节的表演。我承诺弟弟去看他表演的,结果没有兑现,母亲特意来住处找我,但没有找见。
中考结束的第七天,我知道自己考高中无望,便去邻村的砖厂拉砖头块。一车砖头块两毛五分钱,我想以劳动的疲惫和报酬减轻我对父母的愧疚,但只坚持了一个多月。
2001年秋天,同村的伙伴都去上学了。在开学的第三周,经过三叔的多方活动下我终于又回到了校园,重新和儿时的伙伴小龙坐在了一个教室。在新的环境中我遇到了在小学曾经打破我一瓶墨水因转学而至今未赔的何飞以及被小龙称为P2的平平,在和他们的交往中我结识了长的很像雪村的林庚。此后,我与小龙、P2、林庚逃离肮脏的宿舍,开始四人为家的生活。
2001年冬天,在班主任张永峰的多方引导和炫耀下开始学习创作。此后,以每晚一篇日记的练习,逐渐爱上了文学。创作成果,在清晨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夹在一个女孩的课本中。三个多月后,我谈恋爱了。文学让我感觉很伟大,于是我加强了课外阅读。同时期,在恩师张永峰的书房内发现了和砖头块一样厚的中外经典诗歌词典。
2001年寒假,在家中研读诗歌字典并喜欢上了诗歌。中外诗歌作品摘抄了三个笔记本,并创作出第一首诗歌作品《思念》。此后,创作了大量以爱情为题材的诗歌。从此走上文学道路,发誓不再在外打架生事,做一个文学家。
2002年春天,经过多次夺权运动由生活委员当选为班长。同时期遭到中学母校一位小同学纠集的社会人士殴打,导致心爱的手表摔坏。卅年后,该同学上高中时因此事遭到同班同学黑子等人的勒索。勒索两百现大洋,此事非我指使亦非我本愿。为此事,我愧疚至今。
同时期,在县文联创办的《九龙文艺》上发表以模仿孙大雨作品《决绝》格调的小诗《只为站立的祈祷》。此荣耀在恩师张永峰的宣传下,被班里同学赠予“诗人”的雅号。为满足更大的虚荣心,更加奋发。遗憾的是没有收到样刊和稿费,在当时十元稿费相当于我一周的生活费。
2002年秋天,因顶撞教授物理的老师而被教导主任通知叫家长。老实巴交的母亲不知如何是好,请三叔出面调解撤销处分。为此,导致三叔低声下气的向他的学生求情。至今惭愧,不敢直视三叔。同时期开始厌学,私自报名参兵,因体检时查出我属于为数不多的平板脚另类人被淘汰。
2003年元旦不久,与初恋女友分手,结束了近两年的感情。为此,请假在住处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上午去经常约会的地方,刮掉了在老槐树上刻的小字。
2004年3月,不堪忍受高考压力回到住处创作小说长篇小说《青春啊,青春》。
2004年6月,高考结束借得两百多大洋只身一人偷偷去兰州打工。年轻气盛又无经验,被黑中介公司骗取70多大洋。先后被介绍从事流水线工人、建筑工等工作,在被倒卖给另一家中介公司后为要回身份证抢而走险拔刀威胁,成功后半路被追来的保安逮到。在公安局挨了几个巴掌、双手抱头蹲了几个小时被释放,好友赠送的随身精致藏刀被没收。之后,以下午应聘干活混饭吃,早上辞职重新找工作等方式维生七天。先后在火锅店、酒吧、小吃店、牛肉拉面馆混过几次饭或过过几次夜,走投无路时睡在公交站牌的靠椅上。此间,曾得到交通大学几位兼职宣传某公司牛肉干的同学赠送二十包牛肉干的帮忙,此牛肉干堵住了我肚子饥饿的呐喊。第二天早上,用以防被困时准备的201卡打通了小学女同学贾海娟的电话,她的帮助下在一家面食馆安定下来。后又得到来兰的好友雷建龙帮助,跳槽到手拉手连锁店。在那里洗碗涮盘子并学习切菜,历经两个月。冷暖自知,在父亲的劝说下重读高三。
2004年9月,在远房亲戚的帮助下进入县一中复习。期间结识善良的女孩王花玲,以同桌相称度过一年。至此,长篇小说《青春啊,青春》创作完成。
2005年夏天,高考结束后前往宁夏银川投靠二姨夫。在一家餐馆配菜,赚的一千多大洋。花几百大洋,买得傻瓜相机一台。回家,上学。
2005年秋天,考入荆州某学院。与老同桌王花玲重逢,在校期间结识毛子、阿狼、阿鹏等人并开始触网。
2006年春天,接到青年诗人旱子的电话,经过交谈两人擦出诗的火花,决定创办《大西北诗报》。同时期,结识茱萸新星石雨祥、单水、南岩余子愚等一大批优秀青年诗人。诗艺大增,在各类报刊发表作品近百首。
2006年夏天,暑假无事前往东莞厚街打工。因进厂需缴纳三百大洋的介绍费,囊中羞涩的情况下在一位老乡的面食馆为其炒面维生。之后,好友何飞投奔而来,在老乡的帮助和传授下两人便以晚上卖烧烤维生。此生活维持三周,好友离去后便结业。此后,在TTI下属工厂收货部打工近一月,赚得八百多大洋,返校。
2006年秋天,收到《银川晚报》发放的四十大洋稿酬。从此,每月多多少少便有点稿费。通常取到稿费的第一天晚上都会买一包好烟、一只鸡腿、一瓶啤酒,为获得下一笔稿费庆祝,这一年我成了小名人。
2007年三月,不堪忍受吃饭、睡觉、上网、看书一成不变的生活决定退学。
2007年三月二十五日,发短信认识现女友吕娜,两天后告别大学一直照顾我的好友王花玲坐火车前往北京寻找新的生活。
2007年三月二十九日抵达北京,在好友单水单位宿舍落脚找工作半月之久。期间结识青年诗人刚笔,在他的帮助下在一家计算机人才培训公司做电话业务。后搬到他的所在的丰台区,与他同住两月之久,期间协助他完成《中国新诗报》创刊。
2007年五月,前往天津看望神交已久的女友。相见恨晚,在拥抱并亲吻中坠入爱河。同月,诗人李长空来京,一起游玩故宫、天安门。
2007年六月,跳槽到一家杂志社负责编稿和图书发行。搬离丰台,独居在石景山。同时期单水加入刊物运作,第四期由《大西北诗报》成功改版为《大西北诗刊》。
2007年九月,因老板克扣工资而辞职。打算利用现有资源和别人合作开书店,告别单水、刚笔等人离开北京。
2007年九月,抵达东莞开始创业。

知闲媒体报道

编辑
陇东报报道:大学毕业后,知闲先是成了“北漂”一族,一心想在北京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工作。可惜梦想与现实总是不能协调,在经历了一连串的失败之后,他又带着一腔热血开始了流浪,最后落脚在东莞,开始在东莞这个沿海城市坚守自己的梦想。生于黄土地的他,曾经流浪于北京、兰州、银川、西安、广州等城市,为的就是找到一个能让自己施展抱负的空间。
这个长得弱不禁风瘦骨如柴的青年,总是灰蒙蒙长头发,高鼻子上架一付银丝眼镜,微驼着背,两绺八字胡子,小眼睛闪烁着固执的光亮。他的一个朋友这样写他,“正是这种顽强而热烈的生长,像沙漠中倔强的绿色植物,从不放弃对梦想的寻觅,生命之花才这样不屈与顽强,在夹缝中触摸到天空与未来。”知闲曾这样自白:“在寻找什么?很模糊。冥冥中,跟着脚步在走。”知闲是跟着脚步在走,更是跟着对生命的宣言而走,顺境逆境,他都拥有无畏的前进方向和前行路标,他以诗歌诠释生存,以诗歌奋力演绎生存,在二十一世纪的当下,诗歌萧条时期尤为难能可贵。
知闲在东莞的生活很不容易。最初开和人合作,开了一家书店。书店生意不好,他就骑上三轮车,带上书去摆地摊,那段时间起早贪黑,而且还要注意城管的动向。就这样还是被抓了,没收了车子不说还要交纳罚款。在这段时间,他的生活越来越艰辛,但他的诗却越来越劲道了。一个人要四处活动,还要送书上门服务,以维持书店生意。他开的书店,经常成为同龄的文学爱好者的聚集地,他们一起谈论诗歌。不只是这样,知闲还经常接济一些来东莞找工作暂时没有着落的朋友,有些一住就是一两个月,知闲总是毫无怨言地为他们提供物质和精神上的帮助和鼓励。2007年末,他的书店倒闭了,欠了许多债,四处借钱维生。后来在一家电子厂打工,每天上两班倒的班。一天十二个小时,一月最多休息两天。他一直干了半年多。后来在朋友的帮忙下,为一家公司编写内部培训资料。
苦难的生活可以磨平生存的棱角,磨不灭生存的意志。每个人的诗歌都彰显一种精神,有的苦闷忧郁,有的潇洒热烈,有的迷惑犹疑,而知闲将诗歌直接切入生活最真实而阴冷的剖面。正是这样,他的创作由原来的个体抒情转向了对社会底层的关注。先后引起《诗选刊》、《诗歌月刊》、《作品》等杂志的关注,成了打工诗人中的一个亮点。
知闲不只是写诗,还和几个与他一样喜欢诗歌的朋友办着一本诗歌刊物《大西北诗刊》。这个出生在宁县的小伙子,貌不惊人,但是为诗歌做了许多情。2005年就和几个朋友利用网络创办了“大西北诗歌论坛”,这个论坛很快就成为“乐趣园”网站上千论坛中排名前十位的一个,并成为西北青年诗人的聚集地和交流地,在甘肃引起很大的反响。著名诗人高平、娜夜特意发邮件表示祝贺,甘肃文学院的副院长高凯称赞道“这次青年陇派诗人的集体亮相,无疑是甘肃文学乃至中国诗歌的一个重要事件。它不仅是一次甘肃青年诗人作品的展示,更是一次甘肃新生代作家文学理想的宣言”。
词条标签:
作家 人物